變化的位面,[美] 厄休拉·勒古恩,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原創 qiangshuai521  2019-11-15 20:38  閱讀 55 views 次
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Unite主題

變化的位面,[美] 厄休拉·勒古恩,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本文書籍獲取方式:

1.掃描左邊微信二維碼免費獲得,添加備注,小編看到后會第一時間回復。

2.掃描右邊微信二維碼,添加微信公眾號:超級讀書繪,打包下載。

在弗林人的城市當中,每天晚上一個人可能接收到上百人的夢境,因而,根據我聽到的消息,那些脆弱的圖像全部交疊在一起,連續不斷,讓人非常迷惑,以致夢的情節相互抵消,像是完全沒有意義的色彩的疊加;即使是一個人本身的夢也很快就被這毫無意義的夢的混合給擾亂,就好像將一部電影投映在一塊早已有一百部電影正在放映的屏幕上面,它們的音軌也全都一起播放,所以根本沒有辦法分辨。只是偶爾會有一個特別的姿勢、聲音會顯得非常明顯;也有些時候,會有一個特別生動的性夢或是一個可怕的噩夢,讓附近所有睡著的人都開始嘆息、射精、顫抖,或是喘息著醒來。

這也正是經常受到噩夢困擾的弗林人通常喜歡生活在城市中的原因,他們自己的噩夢丟失了,只剩下“一鍋大雜燴”——按照他們的說法。但其他人則難以忍受城市中那些紛擾的夢,甚至連在城市里住上幾夜都不行。“我討厭夢到陌生人的夢!”村莊中的信息提供者告訴我,“呸!我每次從城里回來的時候,都恨不得把我的腦子好好洗一洗!”

年幼的孩子們很難理解他們在醒來之前剛剛經歷過的事情并不是“真的”,即使是在我們的位面上也是如此。對于弗林人的小孩而言,這種事情一定是更加令人迷惑的,因為他們經常會無意之間進入了成年人的夢境,感受到那些只有成年人才可能經歷過的事情——例如曾經歷過的事故、曾有過的悲傷、曾經遭到的強奸,以及同五十年前就已經進了墳墓的人之間的憤怒爭吵。

但是,成年的弗林人似乎非常樂于回答孩童提出的,關于共享的夢境的問題,并且愿意與他們進行討論。成年的弗林人會告訴孩子們,這些都是夢,但并不用“虛幻”這個詞。在弗林人的語言中是沒有“虛幻”這個詞的;與它的意義最接近的詞是“無形”。因而,所有的兒童都學會了在成年人那些無法理解的記憶、不宜說出的行動,以及難以言明的感情中生活,就像我們位面上那些生活在可怕內戰中,或生活在瘟疫和饑荒中的小孩一樣;或者,其實,無論在哪里都是一樣。孩子們逐漸學會了什么是真的,而什么不是;什么是應該注意的,而什么是應該忽略的;這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法則。對于外人而言很難下定結論,不過據我觀察,弗林人的兒童都非常早熟——是心理上的早熟。成年人對待七到八歲的小孩都是用和對待成年人一樣的態度。

至于動物,盡管它們的夢無疑是在影響人類,但沒有人知道人類的夢對它們的影響究竟是怎樣的。在我看來,弗林人所飼養的家畜相當溫順、忠實并且聰慧。一般地說,它們都得到了良好的照顧。也許正因為弗林人和這些家畜分享了他們的夢,所以他們只用這些家畜提供勞力、乳品和毛料,但從不會吃它們的肉。

弗林人認為,動物接收夢的能力比人類更強,它們甚至可以接收到其他位面上的人所做的夢。弗林位面上的農場主們告訴我,他們的豬和牛在來自其他位面的食肉旅客到訪時都被嚇壞了。我曾在恩雅山谷中的一座農場住過,那天半夜,農場的雞舍里傳出了一陣騷動。我還以為是狐貍搞的鬼,但主人們說這是因為我。

那些自從有生以來都是做著混合的夢的人們說,他們一般很難辨明一個夢是從哪里開始的,以及這個夢究竟原本就是他們自己的,還是屬于其他人的;但在一個家庭或一個小村莊中,人們可能很容易就辨別出一個特別的性夢或極其荒謬的夢最初是誰做的。相互之間擁有足夠了解的人們可以通過夢中的特征和事件——夢的風格來判斷是誰最先夢到這個夢。但另一方面,既然他們每個人都做了這個夢,這個夢也就屬于他們自己了。同樣的夢在不同人的腦海中會以不同的形式表現出來。而且,和我們一樣,夢者的個性,也就是夢中的自己通常是模糊的,或經過了奇怪的偽裝,或與白天自己的形象完全不同。那些非常令人迷惑或者令人產生強烈情感共鳴的夢往往會在第二天引發村莊中所有人進行熱烈的討論,但不會有人提到夢的最初主人是誰。

但是,和我們一樣,他們在醒來的時候也會忘記大部分的夢。夢總是會遺棄它們的主人,在所有位面上都是如此。

以我們的個人經歷來看,可能會認為弗林人的精神中沒有什么隱私可言。但事實上,他們的隱私得到了雙方面的保護:一方面,他們醒來時會忘記大部分的夢;另一方面,他們通常不會去試圖確定一個夢的最初主人是誰,而夢本身也是相當隱晦的。從這個角度來說,他們的夢確實是一種公共財產。在夢中,人們也許會見到一張大理石桌子上面放著一個盤子,盤中盛著一個長著絡腮胡子的男人頭顱,一只紅黑相間的鳥正在啄食這頭顱的耳朵,伴隨這景象而來的還有幾乎可以說是愉快的恐怖沖擊——這個夢究竟是來自于烏妮婭姨媽,還是圖叔叔,還是爺爺,還是廚師,還是隔壁家的女孩呢?一個小孩也許會問:“阿姨,你夢到那個頭了嗎?”對此的固定回答是:“我們都夢到了。”當然,這個答案是完全準確的。

弗林人的家庭以及小型居民點以家族聚居的形式為主,一般來說是和睦的,但也會有爭吵和仇恨。有一群來自米爾斯學院的研究員到過弗林位面,他們記錄下弗林人做夢時的腦電波,并對其進行研究;他們的共同結論是,弗林人這種公共的夢可能會有助于建立及強化社會聯結,正如我們位面上的月經周期同步現象以及其他生理周期的同步現象。至于這種現象的心理作用,他們并沒有做任何推測。

有時會有特別的弗林人降生,擁有強于常人的投射及接收夢的能力——從來不會偏向收或發的其中一方。弗林人將這種人稱為心智強大的人。事實證明,心智強大的人可以接收到其他位面來客的夢。還有些人可以與魚類、昆蟲甚至樹木共享夢境。一個名叫杜·埃爾的傳奇人物聲稱,他可以“夢到山脈與河流的夢”,但這種明顯的吹噓通常只被視為某種詩意。

文章標簽:, , , , , , , ,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讀路: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眾號,公眾號:超級讀書繪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