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兒湯姆·瓊斯史,[英] 亨利·菲爾丁,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原創 qiangshuai521  2019-10-09 17:02  閱讀 63 views 次
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Unite主題

棄兒湯姆·瓊斯史,[英] 亨利·菲爾丁,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本文書籍獲取方式:

1.掃描上面二維碼免費獲得,添加備注,小編看到后會第一時間回復。

剛才那位善良正直的中尉以身堵門的時候,同樣也用手拉鈴兒。酒保聽到鈴聲,即刻來到跟前,中尉差遣他,去傳一行[561]火槍手和一名軍醫。這一道命令,再加上他一嚷嚷他所看到的情況,不但把士卒調來,還馬上把店主東、店主婦、店里的仆役,實在說起來,所有當時恰巧在客店里一切別的人,全都招來了。

如果要把跟著來的光景里一切詳情全描繪出來,把所有的人所說的話全記錄下來,那就非我力所能及了,除非我有四十支筆,還得能同時一齊并用,就像那一群人現在發言的樣子。因此讀者只能以看到最特別異常的光景為滿足,而把其余的一切,很可以不事追求。

頭一件做的事,就是把呶參屯這個人先抓起來,別叫他跑掉了;一個伍長,領著六名士兵,接受了把他看管起來的任務以后,帶著他離了他很愿意走開的地方,但是卻很不幸,把他解到一個他非常不愿意去的地方。要把實情說出來,就得說,野心之追求,實在是任情由性,毫無憑準,所以這個青年,在取得光榮勝利之際,就恨不得在世界上一個角落里韜晦隱藏,永遠別讓光榮的名聲傳到自己的耳朵里。

我們覺得奇怪的而且讀者也許也要覺得同樣奇怪的是:這位中尉,一個正派而善良的人,卻會把主要的注意力集中到拘留、看管那個犯罪的人身上,而沒把它用在搶救、醫治那個受傷的人身上。我們所以提到這種觀察所得,并不是妄自炫耀,想要把這件奇事加以解釋,而是恐怕,后來有的批評家,發現這種小小的漏洞而沾沾自喜。我們要讓這些紳士們知道,我們也和他們一樣,能看出來我們的人物有什么乖僻謬戾,但是如實直書,卻是我們真正的職責所在。我們這樣盡了職分以后,要考察我們的文章所自來的原本——那部大自然一書,那是學識淵博、見識明睿的讀者所應從事的,因為我們所寫的每節每段,都是從那本書上輾轉抄錄而來,雖然我們并沒永遠把引用的特別篇章頁數,明明指出,以為依據佐證。

現在來的那一伙人,卻是另一種脾氣。他們對那個旗手本人,暫停好奇之心,以待日后看他更能引人入勝的形態。在眼下,他們把全部關心和注意,都集中在那個鮮血淋漓、長臥地上的人身上;他們把他扶到椅子上,叫他直身坐下以后,一會兒他就顯出有命可救、有氣可喘的跡象。這一伙人剛一看出這種苗頭來(因為最初他們大家以為他死了),就馬上一齊給瓊斯開起方子來(因為醫界中人既無一個在場,所以在場的別人,每一位都自動承擔起醫生之職)。

整個屋里的人,都一致同意放血;但是卻很不幸,跟前沒有動手術的人;于是每個人都嘴里喊,“快請剃須匠來[562]”,但是卻沒人活動一步。有人出主意,說得給受傷的人這樣那樣甜酒喝,但是那也是光說不辦,只落得同樣沒有結果;到后來,還是店主東,吩咐人拿一大杯濃啤酒來,外帶一塊烤面包。他說,在英國,這就是最好的藥酒。

在這一回事故里,主要幫忙的人,實在也就是真正有所作為的人,或者說,好像算得有所作為的人,只是店主婦:她把自己的頭發剪下一綹來[563],捂在傷口上,把血止住,她動手捋起瓊斯的太陽穴來;她對她丈夫用啤酒的辦法表示了大大的鄙夷之后,打發一個女侍,去到她自己的藥柜里,拿了一瓶白蘭地來;剛拿來了,她就勸瓊斯喝了滿滿的一大口,因為這時候瓊斯恰好剛剛蘇醒過來,已曉人事了。

醫生一會兒來了,看過傷勢以后,搖了一會兒腦袋,把一切做過的事都批評了一番,吩咐人把瓊斯馬上抬到床上。在那兒,我們想把他撂下一會兒,叫他先安安靜靜地歇一歇,因此我們把本章結束。

第十三章

包括店主婦的一篇重要演講,醫生的博學多識

和令人尊敬的上士工于巧辯的真才實學。

他們把受傷的人抬到了床上,店里因這番意外而引起的騷動忙亂,現在也平息安靜下來,蕩然無存了。這時候,店主婦對帶兵的軍官如下發了一通談話。“我恐怕,軍爺,”她說,“這個年輕人,對軍爺您,一定因為少調教,沒做到應該做的那樣;他要是因為受傷死了,我認為,那就得說是他化(活)該。一點兒不錯,我覺得,要是紳士老爺們,肯叫身份低的家伙也摻和到自己的隊伍里,那這些家伙因(應)該知道分寸,曉得深淺[564]才是。不過,像我頭一個丈夫常常說的那樣,塔(他)們這種人,很少知道這都因(應)該怎么辦才對。論到我致(自)己,我說句大實話,我是不許隨便什么人都往紳士隊里亂鉆的。我起先還制(只)當他也是位軍爺啦,后來那位中士告訴我,我才知道他原來只是一個剛剛投軍的雛兒。”

“老板娘,”那位中尉說,“你把整個的事全都看擰了。這個年輕人可是個非常循規蹈矩的人,依我說,他比無理辱罵他的那個旗手可就好得太多了。要是這個年輕人因傷而死,那砸他的那個人可有后悔藥吃啦;因為團里一定要把那樣一個好搗亂闖禍的家伙清除掉。像他這樣的人,給我們整個的軍隊都丟人現眼。再說,要是他逃避了法律的制裁,那你就把錯兒都記在我的賬上好啦。我的話就說到這兒為止。”

“喲!喲!這都是哪兒的事!”店主婦說,“誰想得到會有這樣的事?唉,唉,唉,軍爺您要叫他們真格地按法辦他,我聽了再也沒有那么對心思的了。說實在的,本來因(應)當,凡是世人,都這樣辦才對。紳士老爺們可不因(應)該殺了可憐的窮人沒人管,跟沒事的人一樣。一個窮人,和比他高的人一樣,也有一條小命兒,該當保住了哇。”

“不錯,太太,”中尉說,“你冤枉了這個志愿軍了;我敢起誓說,他比那當軍官的,紳士氣派還足哪。”

“喲!”店主婦喊道,“唉,你就聽吧,呃,我那頭一個丈夫是個很懂事的人。他經常說,你單看一個人的外面兒,就往往不能知道他的里面兒。不錯,這話實在一點兒不錯。因為不到他渾身血淋淋一片的時候,我壓根兒就沒瞅見過他。誰會想第(得)到原來是這個樣兒?興許,他是個和情人鬧崩了的年輕紳士吧?哎喲喲,要是他真死了,他的爹娘該多難過啊!唉,一點兒不錯,那個又可恨又可憐的壞家伙,干了這樣的事兒,一定是魔鬼附體啦!一點兒也不錯,他給整個的軍隊都丟人現眼,像您老說的那樣,因為我瞅見過軍隊里那些紳士,絕大多數和這個一點兒也不一樣,是另一路人;看起來他們也跟不論什么別的人一樣,都決不屑于叫基督徒的血流出一滴來;我這是說,在太平無事的時候。這也是我頭一個丈夫時常說的。當然,他們打起仗來,那就非得流血不可了。不過那可不能埋怨他們。打仗的當口兒,他們殺的敵人越多越好。我打心眼兒里說,我恨不得他們把所有爹娘養的敵人都殺得寸草不留。”

“噢,我的太太,這可不對頭!”中尉微笑著說,“想把敵人殺得寸草不留,未免太嗜血成性了吧。”

“才不哪,軍爺,”她回答說,“我絕不是嗜血成性,我只對敵人才那樣,我想這并不為過。一點兒不錯,咱們都自然而然恨不得咱們的敵人都死光了,因為那樣一來,就不用再打仗了,我們也不用再納那么多的稅了;像我們這樣,納的稅簡直嚇死人;您瞧瞧,這陣兒我們把所有的窗戶,只要能堵死的,都堵死了,我敢說,我們把這座店都堵了個差不多一點兒亮兒都透不進來啦,可我們還是得納四十先令還不止的窗戶稅。[565]我對內地稅稅吏說過,我認為,你銀(應)當對我們體恤體恤。我一定敢保,我們是對國家很效忠的順民,我們科(確)實不錯是國家很效忠的順民,因為我們給塔(它)進的錢,比一個造幣廠還多。可我不時地自己心里琢磨,國家一丁點兒也沒想一想,對我們這樣的人,比連一個法丁都不獻納的人,更欠好大好大的情分。唉,唉,這就是世道人心。”

她正這樣滔滔不絕,說個不停,那時候醫生進了屋。中尉馬上問他,病人的情況怎么樣,但是醫生只有下面的話解答他的疑問:“我相信,要是沒請我來,他這會兒決不會這樣好,盡管如此,要是請我再早一些,那他也許就可免去此災。”“我希望,大夫,”中尉說,“頭顱并沒有骨折吧?”“哼,”醫生喊道,“骨折并不永遠是最危險的癥狀。內傷和撕裂比起骨折來,可往往是更壞的現象,有更致命的惡果。一點兒也不懂行的人總覺得,只要頭顱沒遭到骨折,那就什么事兒都沒有了。實際可跟這相反。我倒是寧愿看到一個人的頭顱都碎成一塊一塊,也不愿意看到我曾見過的那種內傷。”——“我希望,”中尉說,“在現在這個病人身上,沒有這種癥狀吧?”——“癥狀”,醫生回答說,“可不永遠有準兒,也不永遠穩定。我就曾見過,早晨很壞的癥狀,到了中午變得很好,可是到了夜間,又反復了,又變壞了。關于創傷,這句話說得一點兒也不錯,完全正確:Nemo repente Fuit turpissimns。[566]我記得,有一次,有人請我去瞧一個病人。他在tibia[567]上受到了嚴重的內傷,使外Cutis[568]破裂,因此有大量的血液往外排泄;內部的薄膜都撕裂成片,所以Os[569]或者說骨頭,都從Vulnus[570]或者傷口那兒,分明可見。同時又有發燒的癥狀跟著攪和(因為脈搏特旺,表示靜脈做過大量放血的手術)。我一看這種情況,很害怕有立時出現壞疽的可能。為了防止這種險情,我馬上在病人左臂的靜脈上開了一個很大的口子,取出了二十兩血來。我本來想,這個血一定特別黏得像糨子,稠糊得像膠水兒,再不實在凝結得像奶酪,就跟患胸膜炎的一樣,可萬沒想到,血是玫瑰色,鮮紅異常,它的稠度,和健康的人血的稠度一點兒也沒有什么不同。于是我采用了熱敷法,貼在傷處,這倒非常見效。換了三四次藥以后,傷口就流很稠的膿,這樣一來,傷口愈合——不過我說的也許沒能使你完全聽懂吧?”“不錯,一點兒不錯,”中尉回答說,“我只能說,我連半個字都不懂。”“那么好啦,軍爺,我不要再考驗你的耐性了,”醫生說,“簡單地說吧,沒到六個禮拜,我這個病人,就能和好人完全一樣,用腿走路了,好像他并沒得過內傷似的。”“我只領教領教,大夫,”中尉說,“請您不惜屈尊告訴我,這個年輕的紳士,不幸受了傷,有沒有可能送命喪生。”“軍爺,”醫生回答說,“頭一次敷裹料,就說出來,受的傷是不是可能送命喪生,只是一種淺見薄識、糊涂愚昧的妄言奢談:凡人無不死,治病的時候,病情究竟要發展成什么癥狀,即便我們這一行里頂高明的名醫,也都難以預先見到。”“不過你認為他有危險沒有?”另外那一個人說。“有危險沒有?唉,一點兒也不錯,”醫生說,“我們這些人里面,即便那些身體頂強壯的,有誰能說,他沒有危險?因此,看到了這樣重的傷,能說他沒有危險嗎?所有我這陣兒能夠說的只是:幸而把我請來了,而且如果請得再早一點兒,那也許更好。我明兒早晨一早再來看他,在那以前的時間里,都讓他特別安安靜靜地躺著,盡量喝稀燕麥粥。”“讓他喝點兒摻水白葡萄酒成不成?”店主婦說。“哦,哦,摻水白葡萄酒嗎,成,成,”醫生說,“你要給他喝這個,可得是勁頭兒特小的,多摻點兒水。”“是不是還可以喝點兒雞湯?”她又找補了一句說。“可以,可以,”醫生說,“雞湯很好。”“我再給他做點兒凍子什么的,成不成?”店主婦說。“成,成,”醫生說,“凍子嘛對于創傷很有好處,因為它可以幫助傷口愈合。”實在說起來,幸而她并沒提羹湯和厚味濃汁作料,因為醫生什么都可以順從,也決不肯喪失了這家客店主顧。

醫生剛剛走,店主婦就對中尉替醫生大吹特吹起來。這位中尉,僅僅見了醫生一面,對于他的醫道所有的看法兒,還不像這個善良的婦人以及這方近左右一帶的鄰居街坊,對他的醫道那樣重視(那也許并沒錯兒),但因為這個醫生,雖然好賣弄顯擺,矜夸炫惑,對于外科醫道,還得說有兩下子。

這位中尉既然從醫生那一套學識淵博的議論里,知道了瓊斯的傷勢不輕,很有危險,就下了一道命令,說要把呶參屯加緊從嚴,看管起來,他打算早晨把他親自解到治安法官跟前,把開往格勞斯特[571]這支隊伍交給法籍中尉率領,因為這個法籍中尉,雖然既不會認,又不會寫,又不會說任何國的文字語言,但是他卻是一個很精明強干的軍官。

到了晚上,我們這位統帥,打發人送了一個口信兒給瓊斯,說要登門造訪,如果他不嫌煩擾,那中尉就親臨病榻,前來探望。這番客氣,瓊斯以感激之心、友善之情接受了,于是中尉上了樓,來到他屋里,只見病人比他原先想的好得多了。不但如此,瓊斯還對這位朋友如實地說,要不是醫生口口聲聲地吩咐他,叫他千萬靜臥,那他早就起身離床了,他除了覺得腦袋受傷的那一面還特別腫脹怕碰而外,并沒有任何其他不適。“要是你真像你想象的那樣好起來了,”中尉說,“我當然非常地高興。因為這樣的話,你馬上就可以自己申冤鳴屈了;本來事情如果不能和解,比如像打人致傷之類,那你頂好叫陣,和他較量一下,還是越快越好。不過我恐怕,你自己認為好起來了,實際可不然,要真正那樣的話,那他可就要占你很大的便宜了。”

“那我就盡力而為吧,”瓊斯說,“只

文章標簽:, , , , , , , ,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讀路: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眾號,公眾號:超級讀書繪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