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圖密碼: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冶文彪,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原創 qiangshuai521  2019-10-09 16:59  閱讀 56 views 次
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Unite主題

清明上河圖密碼: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冶文彪,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本文書籍獲取方式:

1.掃描上面二維碼免費獲得,添加備注,小編看到后會第一時間回復。

“小師父,你這是?”

“你家女菩薩說不誦經了。”

“哦?也是,四處的人今天都知道了消息,宅里亂成這樣,還念什么經?小師父,你走好。”

“老施主——”

蔣沖想再磨兩句,卻又有一車一馬來到楚家門前,老何忙迎了上去。蔣沖只得轉身離開,走了幾步,他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見老何引著一對男女走了進去,院里仍然人聲擾攘。

他嘆了口氣,一旦離開這里,要再想進這門,就難了。

顏圓讓曾小羊去開封府報案,自己急忙先趕往曹廚子的家。

剛才他正在后院舀水洗手,前廳有人說曹廚子的娘死了。顏圓一聽,立即覺著不對。忙撂下水瓢,出去一看,是魚兒巷的羊婆。他忙問是怎么死的,羊婆說是上吊。顏圓聽了,又頓時失望。

曹廚子的娘周氏一直厭恨兒媳,去溫家茶食店鬧過許多回,逼著兒子休掉珠娘。曹廚子卻一直拖著。可雷老漢化灰不見第二天,他立即就休了珠娘。這兩口兒這么做,應該是為了雷老漢的那些錢,好回去分家產。不過,珠娘得了家產,兩口兒若想復合,曹廚子的娘一定不答應。

珠娘這邊,她哥哥雷炮才死,曹廚子這邊,他娘緊跟著又死了。兩下里死人,恐怕不是巧合。難道都是這兩口兒做下的?他們這么做,是已經得了雷老漢那筆大錢?若真是這樣,得趕在官府查辦之前,先找見證據,攥住兩人的短處,才好施為。

曹廚子家在虹橋北街的柳葉巷,并不遠。顏圓急急趕到那里,剛進巷子就見曹家院門前圍了不少人,把一輛牛拉的廂車都堵在巷子中間,過不去。顏圓忙趕過去,大聲驅散了那些人,讓那廂車過去。而后把曹家院里擠的外人也都攆走了,關上了院門,只留了鄰居兩個婦人做證見。

曹廚子的娘周氏的尸首橫擺在堂屋地上,顏圓之前在溫家茶食店見過她,五十來歲,精瘦矮小,只有一對眼睛又深又大。這時,她那雙大凹眼閉得緊緊的,嘴微張著,早已僵死。

“蘇大嫂,是你最先發覺的?”顏圓問那個瘦高的婦人。

“我和魚兒巷的羊婆婆。”那個婦人一臉驚驚怪怪的,還微帶著些得意。剛才一見顏圓,她就說了一堆,當時太吵沒聽清。這會兒,她仍十分激奮:“羊婆婆今早來尋我,說一個大戶人家急著嫁女兒,要趕一些繡作。論繡工,虹橋南北這一帶,沒幾個人能及得上我,只要有活兒,羊婆婆頭一個就來尋我,我不但繡工不差,手快也是……”

“你只說怎么發覺的?”

“正要說到呢。羊婆婆帶的活兒多,三天就得趕出來,我一個人對付不過來,她就說分一些給周大娘。論起來,周大娘的繡工雖及不上我,在這條街上,也算挑頭的了。我和羊婆婆兩個就一起來尋周大娘,敲死了門,里面也沒人應。猜想里頭一定遭了事了,我趕緊叫了幾個鄰居,一起把院門撞開。門一開,一眼就瞧見周大娘吊在堂屋的房梁下,就是這方桌子上頭,身子懸在半空里。我哪里見過這些?險些癱到地上,連尿都沒兜住,這會兒后裙還半潮的呢。曾嫂你摸摸看——”婦人說著就抓過旁邊另一個婦人的手,去摸她的后裙,兩個人又驚又怪地說嘆起來。

顏圓見沒什么可聽,便蹲下身子去查看周氏的尸首。他曾跟著仵作吳盤石查過一樁偽造自縊案。自縊和被人勒殺,最大的不同在于繩結。自縊的繩索兩邊只到耳后發際,并不相絞;勒殺的繩索卻要在后頸相絞,否則很難使上力,被勒者也容易掙脫開。此外,自縊的勒痕為深紫色,死者雙眼緊閉、雙唇張開、露出牙齒、雙拳緊握、腳尖直挺。繩索在喉上,舌頭抵著牙齒;在喉下,舌頭會伸出。胸前會滴有口水涎沫,大小便會失禁。若是被人勒殺的,口、眼、手指都會張開,喉下血脈不通,勒痕要淺淡一些,舌頭也不會抵齒或者伸出。頸項上會有兇手或自己留下的抓痕。當時那樁案子正是從脖頸幾道抓痕查到漏洞的。

然而,顏圓忍著煩惡,仔細查看完周氏脖頸前后和手足,沒找見一點疑處,看來周氏真的是自縊身亡。

這時,那個曾嫂忽然笑著問蘇嫂:“你前襟為何也潮了一片?滋尿竟能滋到胸前,驢子都滋不到那里。”

“你這張歪嘴盡會吐斜沫。還說呢,我們進來時,那只凳子就倒在門檻這邊。周大娘一定是把那凳子疊到桌子上,踩著上的吊。我們幾個慌慌忙忙把周大娘放了下來,我身量高,從后面抱著她。你別瞧著她瘦羊一般,抱起來竟沉得半爿豬似的。我把她放到地上,覺著身上有些臭,低頭一瞧,前襟上竟粘了一灘屙物。害我用了幾盆水才擦凈。這會兒還有些余臭呢,你聞聞——”蘇嫂扯起自已前襟,曾嫂忙笑著避開了。兩個婦人竟追逐笑鬧起來。

顏圓卻望著周氏的尸體,皺著眉,十分沮喪,又一條證據,大便失禁。

這時院門外有人用力拍門叫娘,曾嫂收住笑跑過去打開院門,是曹廚子。

溫家茶食店里。

王哈兒瞧著曹廚子傻瞪著眼、呆張著嘴、蠢掙著胖壯身軀,急慌慌往家里趕去,他自己也半張著嘴,驚住在那里。

半晌,他才扭頭看珠娘,珠娘也望著曹廚子,卻似乎并不如何吃驚。他頓時又想起之前的疑心,后背一寒,不由得打了個冷戰。珠娘覺察到他的目光,回頭望過來。她站著,王哈兒坐著,俯視之下,目光不似常日那般怯弱,而且竟隱隱藏著一絲笑意。

王哈兒忙賠笑:“這惡婆子總算是死了,你也終于解了恨。”

“干我什么事?”珠娘輕聲應了句。

這時,店主溫長孝和幾個人一起快步走了進來,紛紛向珠娘打問曹廚子的娘。王哈兒趁機站起身,趕緊離開,心里不住地念叨:天爺保佑,幸而剛才被那個羊婆打斷,沒把錢契的事說給珠娘聽。曹廚子的娘死得也太湊巧,珠娘做出來的?憑她那樣兒,能做得出?做得到?曹廚子?看他剛才慌樣兒,不像啊。但無論如何,這兩口兒一定不能信,得躲開些。

他低頭默念著走出溫家茶食店,沒留神險些和一個人撞上,抬頭一看,是軍巡鋪的那個廂兵付九,付九慌忙道歉:“王承局?看我雙眼生到哪里去了,撞到承局哪里沒有?十將忽然想吃溫家的蜜燒鴨,他只要想吃啥,即刻就要,火急就讓我來買……”

王哈兒不耐煩理他,哼了一聲就走了。他悶頭走著,心里一直念著那筆錢,不由得伸手去懷里,摸了摸貼身藏著的那張契書,心想:有了這契書,解庫休想抵賴,逼一逼,唬一唬,至少該能掏出一半來。否則鬧出去,這些錢全都要被官府收沒,誰都別想得。只是,那解庫的店主嚴申看著和氣,其實極老辣。這事既不能聲張,又得唬住解庫的人,并不輕巧。他從沒做過這等事,心里實在沒底。

他忽然想起剛撞見的付九,雷炮死前那個傍晚,和付九說過話,付九提到了欒老拐,雷炮聽見后,急匆匆就出去了。雷炮是去找欒老拐?雷炮奈何不得解庫,怕是想說動欒老拐去解庫混鬧。欒老拐是出了名的混賴貨,只要有油水,便是老鼠洞里的肉,都能伸舌頭進去舔兩舔。

文章標簽:, , , , , , , ,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讀路: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眾號,公眾號:超級讀書繪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