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客人,塔娜·法蘭奇,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原創 qiangshuai521  2019-10-09 16:46  閱讀 53 views 次
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Unite主題

看不見的客人,塔娜·法蘭奇,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本文書籍獲取方式:

1.掃描上面二維碼免費獲得,添加備注,小編看到后會第一時間回復。

“哦,好吧,我知道了。”斯蒂夫說,但他咧嘴一樂,仿佛這是他們之間的一個玩笑,而不是像我這樣發起有力的回擊。“怎么關的?是鎖上了,反鎖的,還是關著但沒上鎖?”

“哦,好吧,抱歉,我——”警察臉紅了,“門上有一把丘伯保險鎖,還有一把耶魯鎖,但是并沒有反鎖,只是關著。”

這意味著,兇手如果是從門里逃跑的,他只是把門帶上了,并不需要鑰匙。“報警器響了嗎?”

“沒有。好像,那上面有個報警系統之類的東西。”警察指了指我們頭上的一個盒子,“但是并沒有打開。我們進去的時候它都沒有響。”

“謝謝。”斯蒂夫又沖他燦爛地微笑,“很好。”警察的臉更紅了,斯蒂夫有了一個粉絲。

門一下開了,索菲·米勒的頭探了出來。她有一雙棕色的大眼睛,一副芭蕾舞舞者的身材,身穿白色連帽工作服也顯得優雅,所以很多人都會為難她,但他們不敢為難第二次。她是我們這邊數一數二的現場技術人員,我們還彼此欣賞,看見她我會感到莫大的寬慰。

“嘿,”她說,“你早該來了。”

“道路施工耽擱了。”我說,“哈嘍,現在什么情況?”

“我看像是情人吵架,你是不是專管這一類案子啊?”

“比管黑幫案好些。”我感覺到斯蒂夫快速地瞥了我一眼,顯得有些驚訝,我則沖他流露出冷漠的眼神:他知道我和索菲是朋友,但他也該知道,我不會因為工作上的事情趴在朋友肩膀上哭訴。“如果是家暴案,我們至少還能有幸找到能問話的證人。我們去看看吧。”

房子很小,我們徑直走進客廳兼餐廳。面前有三扇門,我已經知道左邊通往臥室,面前是廚房,而右邊是浴室——這個布局跟我家如出一轍,盡管布置風格完全不同。強化木地板上鋪著紫色的小塊地毯,深紫色的窗簾試圖點綴出奢華感,白色皮革沙發上也鋪著紫色薄毯,頗有藝術感。就連房間里那種讓人過目就忘的裝飾畫,畫的也是紫色的花。整個屋子就像是用手機里裝修軟件布置出來,你輸入預算和喜歡的顏色之后,第二天就會有貨車將各種飾物送上門來。

這里仍保留著昨晚的場景。窗簾拉起,吊燈未開,但在偏僻角落里的立式臺燈是亮著的。索菲的技術員們,一個正跪在沙發旁邊,用透明膠帶收集纖維;一個則在桌子一側撒粉,收集指紋;另一個正拿著攝像機,慢慢掃過房間的每個角落,戴著頭燈方便打光。房間里悶熱得讓人喘不過氣,彌漫著熟肉和香薰蠟燭的刺鼻氣味。沙發一邊的技術員正在自己身前扇風,試圖收集一些空氣。

煤氣取暖器仍然開著,發出如燃煤一般的光,火苗狂躁地搖曳著,持續讓這個已經過熱的房間升溫。壁爐用石頭砌成,仿鄉村風格,倒是與這個可愛的工匠小屋相配。女人的頭就在壁爐旁邊的角落里。

她仰面躺在地上,兩腳呈八字,像是有人把她扔在那里。一只胳膊在身側,另一只則在腦袋更靠上的位置,彎曲成一個難看的角度。她大概有五英尺七英寸[3]高,很瘦,穿著一雙細高跟鞋,涂了很多美黑霜,身上是一件緊身的鈷藍色裙子,還戴了一條短粗的鍍金項鏈。她的臉被金發覆蓋,頭發上噴了太多定型水,兇手都沒有把它弄亂。她看起來就像個死去的芭比娃娃。

“查出身份了嗎?”

索菲用下巴指了指門旁邊的一張桌子:有幾封信,還有一沓整齊的賬單。“她可能是愛斯琳·格溫德琳·默里斯,她是這棟房子的戶主。這里有她的物業費收據。”

斯蒂夫快速翻了翻那沓賬單。“這里沒有其他人的名字,”他對我說,“看起來就是她了。”

雖然只看了現場一眼,但我已經明白,為什么每個人都覺得這應當是她的情人所為。在用餐區,小小的圓桌上鋪著紫色的桌布,有兩個座位,桌上擺著疊得很精致的白色餐巾,瓷餐具和拋光的銀餐具上映照著火苗。還有一瓶打開的紅酒、兩只干凈的玻璃杯,以及高高的燭臺。蠟燭已經燃盡,燭淚在燭臺上凝固,也滴在桌布上。

壁爐周圍,有一攤很大的血跡,從她的頭下面蔓延開來,顏色很深,看起來很黏稠。我目前只見這一處血跡。她倒下以后,沒有人把她抱起來,試著把她搖醒。兇手直接就他媽的逃之夭夭了。

電話里說,她摔倒了,摔傷了頭。可能他說的是真的,小情人嚇壞了,直接逃之夭夭——這種情況確實會發生,常有良善的公民卷入麻煩怕得要死,情急之下行為異常,一下子殺了多人——也有可能就是他讓她摔倒在地。

“庫珀來過了嗎?”我問。庫珀是法醫,他喜歡我,多過于喜歡大多數人,但他也不會一直待在這兒:如果庫珀來做初步分析,而你不在現場,那一旦出岔子就是你的問題,與他無關。

“剛走。”索菲說著,留心著她的技術員,“他說她已經死了,怕我們有人沒注意到這一點。她距離壁爐太近,無法確定尸體冷卻和發生尸僵的時間,所以也無法判斷具體的死亡時間。不管怎么說,她一定是在昨天晚上六點到十一點之間死的。”

斯蒂夫在桌子旁邊點了點頭。“也許是八點半、九點之前。要是再晚一些,他們應該就已經開始吃晚飯了。”

“除非他們中有個人是不定點值班。”我說。斯蒂夫把這一點記在了筆記本上:等我們查出這位來赴宴的朋友的身份,助手就要去查證一下。“電話里說,她的傷是因為摔倒造成的。庫珀怎么看,這說法靠譜嗎?”

索菲冷哼一聲。“是的,沒錯。很奇怪的摔法,她的后腦摔爛了,傷口的形狀看上去跟壁爐的棱角相吻合;庫珀基本上可以確定,就是這棱角導致了她的死亡。不過在尸檢完成之前,我們還不能下結論,說不定她身上還有秘魯箭毒什么的。她下巴左邊有擦傷和血腫,還有幾顆牙碎掉了——也許下頜部分也有骨裂,但在給她做尸體解剖以前,庫珀也沒法保證。她不可能同時摔倒在壁爐兩面的棱角上。”

我推測:“有人打了她的臉,然后她向后倒,在壁爐上把腦袋摔爛了。”

“你跟一般警探說的一樣,不過聽起來確實是這樣。”

女人的指甲很長,鈷藍色的,跟她的裙子一樣,保養得很完美:絲毫沒有弄壞,連缺口都沒有。漂亮的攝影書籍擺在咖啡桌上,整整齊齊,安然無恙。壁爐架上漂亮的玻璃小擺件和插著紫色花朵的花瓶也同樣如此。這里沒有任何打斗的痕跡。她沒有還手的機會。

“關于兇器,庫珀有線索嗎?”我問。

“根據瘀痕的模樣,”索菲說,“是拳頭打的。這意味著他是慣用右手的。”

也意味著沒有武器,沒有指紋可以采集,或者其他找出嫌疑人的線索。斯蒂夫說:“如果一拳足以打碎牙齒,那也一定會對他的手指關節造成損害。這一點他藏不住。而且要是我們運氣夠好,他的手指關節可能會被擦破,在她的臉上留下DNA。”

“那得他光著手才行,”我說,“像昨晚那樣,他很可能是戴著手套的。”

“在屋里?”

我在桌子旁點了點頭。“她都沒來得及倒酒,說明他進屋的時間不長。”

“嘿,”斯蒂夫說,語帶嘲諷,“至少這是起謀殺案了。你剛才還擔心我們又被拖過來處理一起某人的奶奶被貓絆倒的案子。”

“真棒,”我說,“待會兒我再跳舞慶祝。庫珀還說別的什么了嗎?”

“沒有自衛傷,”索菲說,“她的衣服都是完好的,沒有最近性交的跡象,她身上也沒有任何人的精液,所以你們可以不用考慮性侵了。”

斯蒂夫說:“除非是小伙子想要霸王硬上弓,她不肯,他就給了她一拳想讓她從了。然后他意識到發生了什么,嚇壞了,于是就逃之夭夭。”

文章標簽:, , , , , , , ,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讀路: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眾號,公眾號:超級讀書繪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