邏輯新引·怎樣判別是非,殷海光,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原創 qiangshuai521  2019-11-07 17:32  閱讀 120 views 次
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Unite主題

邏輯新引·怎樣判別是非,殷海光,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本文書籍獲取方式:

1.掃描左邊微信二維碼免費獲得,添加備注,小編看到后會第一時間回復。

2.掃描右邊微信二維碼,添加微信公眾號:超級讀書繪,打包下載。

不幸得很,人類依然沒有脫離訴諸暴力的階段。訴諸暴力的原始野蠻性質依然在人間流行。在世界許多地區里的人民依然處于暴力統治之下。

暴力的出現與運用有許許多多形態。暴力的出現與運用有直接的,有間接的;有未建構化的,有建構化了的(institutionalized)。

暴力的出現與運用如果是直接的,那么它的效力相對地小,它所產生的影響也相對地薄弱。一個人拿體力來直接加諸對方以支持自己的結論或主張,即令奏效,也只止于對方一人而已。即使他能拿武器來做這一件事,效力也僅止于武器的有效射程以內。無論怎樣,他不能不吃不喝不睡覺不舍晝夜地從事這件神圣工作。萬一他要吃要喝要睡覺或患一場小病而手一松時,他就不能運用暴力,于是人也就不怕他。他一不被人所怕,他的所謂“道理”也者,也就很平常了。

暴力的出現與運用如果是間接的,那么常擴大而為威脅。威脅的效力與影響遠大于直接使用暴力。威脅的力量之核心當然還是體力或其他物理力量。不過,這種體力或物理力量并未直接使用,而是擺出隨時可以使用的姿態。這一姿態使感覺到的人產生預支的恐怖心理。這種體力或物理力量一與預支的恐怖心理化合,就成為威脅。威脅既經構成,則在威脅圈內,無時無地不彌漫著威脅。在威脅彌漫著的勢力范圍以內,自然沒有什么理好講的。

威脅可以說是直接的暴力借恐怖心理所產生的利息。如果直接的暴力所產生的直接效力為n,那么威脅所產生的效力為n+1。這多出的利息,完全系由我們本身所有的恐怖情緒產生的。如果沒有恐怖情緒,那么根本無威脅可言。……威脅作用,靠著現代心戰技術,如果運用得宜,使別人把他一點點有限的實力看成很大的力量,那么真可謂“一本萬利”。在動物界中,眼鏡蛇的一幅尊容,頗合于這一原則。

未經建構的暴力所產生的效力范圍既不能大又不能持久。因為,未經建構的暴力毫無文飾;其為不當使用也,幾乎盡人皆知。而經建構的暴力與羅素所說“赤裸裸的權力”(naked power)類似。沒有借任何標語口號來殺人越貨的土匪是未經建構的暴力。從前的北洋軍閥和四川軍閥幾乎是未經建構的暴力。美國未開國以前殺人的紅印第安人也是幾乎未經建構的暴力。

不過,人類自有文明以來,純然沒有建構化的暴力并不太多。一般而論,大規模的暴力總是經過建構化的。問題在于建構程度之高下和技術之巧拙有別。在較多的情形之下,比較持久而又規模巨大的暴力系以某種建構為其組成條件。古代流寇打起杏黃旗子說“替天行道”就是一種建構。有了這一建構,他們的結合可以比較堅固,殺人可以殺得理直氣壯。因為“替天行道”是一崇高政治倫理建構之下的產品。他們的暴力一與這一崇高的產品結合,暴力也就崇高了。不幸得很,人類的原始野性并未基本地隨著文明建構的進步而消滅。這猶之乎理發店雖多而胡須還是要長一樣。在許許多多情形之下,文明建構成為原始野性的面紗。此點于暴力尤然。我們可以把這一點作更進一步的觀察。

中國歷代新王朝的建立常從借武力推翻前一朝代開始。前一朝代結束以后,新朝工作的中心就是將它的暴力建構化。儒生之制“朝儀”即其一端。成功了的暴力運用者被稱為“天子”,被頌為“圣明神武”,被贊為“順天應人”,……這簡直成了一套公式。借著這一套公式,暴力被深藏于層層文飾之中。日子久了,大家習慣了,只看見表面的文飾,忘記了骨子里的暴力,于是視借暴力而形成的局面為當然。而暴力之臨民也,常在文飾的建構之掩飾中行之。于是,一般人視暴力之凌虐為理之固常。“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反對君主,乃不可想象之事。君主之言,縱極盡荒謬之能事,也被認為是“圣言'暴力借著建構常可以穩固而維持得頗久。

近代的幾個革命乃借暴力奪取政權之顯明的例證。這種暴力之建構化的形態以或少或多的程度與君主專制的暴力建構化的形態不相同。革命暴力的建構化常以新形態出現:講“主義”、講“計劃”、講“建設”、講“革命紀律”、講一個意識形態或意理之下的“教育”、講“全體主義”,講“萬能政府”、講“二分法”、講“一元主義”……這些東西足以把一般人的頭腦套住,使一般人的心思在其中打圈子,于是視由暴力而撐起的革命權力為無上的“唯一真理”。這種暴力之被建構掩飾,更不是一般人看得穿的。所以,一般人為這類建構的花樣所迷。其實,花樣無論怎樣多,最后的基礎總是暴力。有時,花樣玩窮,水落石出,暴力的真相露出。匈牙利事件為我們提供了最觸目驚心的例證。這一例證告訴我們,建立在暴力之上的論證都是插在槍口的花朵。花朵吹落了,槍口就露在大家眼前。

專制暴力好似“遠年花雕”;“革命”暴力則像一罐茅臺烈酒。前者較有歷史性;后者是雨后之花。前者喝到嘴里溫和一點;后者則辣嘴。可是,二者無論怎樣不同,都是問不得老底子的。假若有人盤問老底子,最后的暴力就臨頭。二者各自可以說出許許多多“道理”;但暴力是最后的論據。你要在這樣的范圍里講理,就等于在擂臺上講理。從講理的觀點來說,專制體制和“革命”體制都是大武教場。借“革命”而起家者在骨子里常是唯力是視的。霍布金斯(Harry Hopkins)吐露一項消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三巨頭開雅爾達會議時,邱吉爾說梵諦岡教皇提議應該采取何種行動。史達林不予同意。他問邱吉爾:“你說教皇在戰事中能提供多少師軍隊?”這也就是說,沒有實力是不配發言的。在暴政之下,人民更是如此。

凡訴諸暴力都是不講理的。斐英(Thomas paine)發表了《人的權利》(Rights of Man)書,英國政府要懲治他,他逃往法國。一七九二年舉行叛國審判。他的辯護律師是厄斯金(Erskine)。厄斯金申辯道:“壓制就產生反抗。誰要采用壓制手段的話,這就確切地證明道理不在他那一邊。各位先生!你們都應記住盧西安(Lucian)的有趣故事:有一天朱彼得(Jupiter)同一個鄉下人散步。朱彼得以很隨便而和氣的態度同鄉下人談著關于天和地的問題。當朱彼得努力用語言說服鄉下人時,他總是注意傾聽并且表示同意。但是,如果他稍示懷疑,朱彼得便立刻轉過身來,并且搬動天雷來威脅。在這種情形之下,鄉下人就笑著說:‘啊哈!朱彼得,現在我知道你是錯了。當你搬動武器時,你一定錯了。’我現在所處的情況正是如此。我可以和英國人論理,但是我不能與權威的巨雷斗仗。”

在任何情形之下,我們不能拿真理為巨棒服務。

(四)訴諸憐惜

在進行辯論時,或提出主張時,不列舉相干的論證而只透過憐惜之情以使人接受我們的結論或主張,這種辦法就是動人憐惜的論式。

動人憐惜的形式很多。有的一望而知其荒謬可笑,有的則似乎神圣有理。動人憐惜時所舉理由如果有社會傳統或群眾心理的背景,那么奏效更大。在這種情形之下,如果有人指出其邏輯的不相干,就會犯眾怒,就會傷感情。

文章標簽:, , , , , , , ,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讀路: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眾號,公眾號:超級讀書繪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評論已關閉!